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销售网络

网络营销手段原创作者辛苦种的“草”岂能被营销号轻松“收割”

发布时间:2020-05-24 12:34:34 编辑: 浏览次数: 打印此文

  批量搬运内容+机器人配音;批量制作“伪原创”,“自动化”脚本横行;“粉丝数量超过1000个就可以在市场上出售,比如短视频平台千粉号120元一个,万粉号300元一个”……

  4月24日,国家网信办启动专项整治行动,严厉打击网络恶意营销账号,而新京报日前对营销号 “千层套路”的揭秘,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报道呈现出的搬运抄袭他人视频、进行视频处理伪“原创认证”后吸粉卖号或开直播牟利的营销号产业链,让人惊愕。

  现实中,恶意营销账号哗众取宠、撩拨公众情绪,甚至公然造谣、撕裂社会,已不是“新闻”,很多营销号堪称网络公害。此次疫情期间,该问题就再次引发舆论聚焦:从“华商太难了”,到“多国渴望回归中国”……部分网络营销号为了涨粉和流量,几乎已到了不择手段、毫无底线的地步。

  与此同时,也应看到,营销号产业链的繁荣,很大原因是这些营销号肆意搬运抄袭他人原创内容,从而实现吸粉和获取流量的目的。换言之,如果只是单纯打击,不有力遏制搬运抄袭等违法行为,从源头断掉营销号利益链的“养料”,这些营销号随时可能会卷土重来。

  新京报此次起底揭露出的视频营销号产业,就非常典型。一个营销账号上传的视频总量动辄数万甚至数十万,背后是大量的抄袭搬运,“很多视频都被搬运烂了”。

  有的营销号为了规避风险,瞄准那些“粉丝量不多的原创作者的视频”。原创作者“辛苦种草”,却被营销号“轻松收割”。有些营销号运营者借此获得暴利,但原创视频作者却无可奈何。

  这种对于原创视频的疯狂抄袭搬运,暴露出平台在原创保护上存在诸多漏洞。一些营销号通过镜像反转、画中画、调整声音或时间速率等办法,轻松拿到“原创”认证。一些抄袭营销号被举报后,往往只是删去相关视频,而没有封号处理。此外,视频版权的跨平台维权往往存在举证难、维权周期长等问题。

  这种跨平台维权的困境,不单是网络视频的问题,图文原创的维权,同样如此。各平台之间以邻为壑的管理,使得大量营销号如鱼得水,轻松规避制裁和打击。

  显而易见,正是版权保护的“短板”,才给那些营销号打开了不劳而获的方便之门。因此要终结恶意营销号的“生意经”,必须追溯源头,完善原创保护。

  就目前看,相关网络平台亟须改进原创审核认证机制,向“伪原创”说不。同时,大幅度抬高网络抄袭的成本,而不是让抄袭作品可以屡屡一删了之。此外,网络平台之间的原创保护和维权机制,也亟须打通,从而改变自家“各扫门前雪”的局面,形成行业治理的合力。

  一个健康的网络空间,不容恶意营销号的横行。一次容忍等于十次鼓励,治理恶意营销号,网络平台的责任首当其冲。向一切搬运抄袭说不,不仅是保障原创者、版权人利益,其实也是保护平台自身的利益。这样才能“良币驱逐劣币”,让网络平台形成更好的内容生态,获得长久的竞争力。博悦平台登录官网步步高点读机下载网络营销手段原创作者辛苦种的“草”岂能被营销号轻松“收割”